收藏本页 | 设为主页 | 随便看看 | 手机版
普通会员

郑州市北斗化工有限公司

化学试剂、化工产品、医药原料、医药中间体、麻黄素、盐酸羟亚胺、甲卡西酮、甲卡...

新闻中心
  • 暂无新闻
产品分类
  • 暂无分类
站内搜索
 
荣誉资质
  • 暂未上传
友情链接
  • 暂无链接
荣誉资质
净利暴跌96%!东阿阿胶交十年最差业绩“补血圣药”能给自己补血
发布时间:2019-11-04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    

  从2019年前三季度整体来看,从年初至9月30日,东阿阿胶实现营收28.3亿元,同比减少35.45%;净利润2.09亿元,同比减少82.95%;扣非净利润为1.4亿元,同比下降87.38%。基本每股收益0.32元,同比下降82.90%。

  东阿阿胶的业绩可以用“惨烈”形容。股价也从自去年6月的70.9元高价,一路下跌至29.61元,市值一度蒸发270亿元。目前,东阿阿胶市值为220亿元,相比去年6月高点已蒸发243亿元。

  东阿阿胶面临的局面并不只是股价及净利润的下跌,而是关于公司资产质量的微妙变化。

  早在2018年,公司净利润和归母净利润就已经开始下降。而东阿阿胶之所以财报好看,带动股价连创新高,在于其削减了销售成本:17.76亿元的销售成本同比下降1.61%,包括推广费,广告费和运输费均出现下降。

  为了保业绩,东阿阿胶所做的不只是控制费用,而是采取了更为激进的方法:赊销。截至2018年年末,公司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合计24.07亿元,同比上涨127%,应收账款周转天数从上年的21.75天上涨到34.51天。

  而正是这一系列行为,极大地透支了公司未来的业绩,也导致其2019年财报业绩下降如此严重。

  2019年5月24日,公司发出股份回购公告:拟出资不少于7.5亿元,不超过15亿元回购公司股票,回购价不超过45元/股。

  然而,这并不能解决公司的基本问题,业绩不断下滑的背景下,难以掩盖的是在消费者逐渐回归理性的事实。

  10月15日,东阿阿胶发布了“2019年前三季度业绩预告”,透露了近年来业绩下滑的背后原因,主要是“受整体宏观环境以及市场对价值回归预期逐渐降低等因素影响”。

  三季报预告中所谓的“价值回归”,是东阿阿胶总经理秦玉峰提出的一个口号,也是其常年来过度营销的最好佐证。

  秦玉峰曾公开表示,价值回归即回归到20世纪30年代阿胶的等值价值,换算到今天大约4000元~6000元/斤。

  2006年,在东阿阿胶工作了32年的秦玉峰上位。江湖人称“阿胶少帅”的秦玉峰,一上任就放弃原有定位,高举文化营销和价值回归的大旗,要让阿胶成为“滋补国宝”。

  上任第二年,秦玉峰恢复了中断百年的九朝贡胶的生产。据称,九朝贡胶的工艺十分讲究,连制作时间和地点都有严格的规定,必须要在冬至子时取阿井里的至阴之水熬制。

  东阿阿胶从“宫廷贡品”这个关键词入手,着力打造起贡礼的高冷人设。在各种采访、演讲中,秦玉峰多次提到古诗词、古戏曲中的宫廷阿胶故事。

  东阿阿胶的营销手段还有赞助影视剧,比如在东阿拍摄的《大宅门1912》、多次提及东阿阿胶的《甄嬛传》等,不断加深公众心中对东阿阿胶的高端定位。

  2009年,东阿阿胶股东之一的赵丹阳出价211万美元拍下了巴菲特的午餐,他带给股神的见面礼,就是茅台酒和东阿阿胶。现场报码。踩在茅台的肩膀上,东阿阿胶的定位又往高处爬了几分。

  与定位一起上升的还有价格。据招商证券统计,自2006年至2018年,东阿阿胶累计提价17次,阿胶块的零售价从每斤80元飙升至近4000元,涨幅近50倍。

  与此同时,东阿阿胶开始通过惜售来维持其“高端”的形象。据新京报统计,2013年年底,东阿阿胶的存货金额为5.55亿元,到2014年年底激增至14.68亿元。截至2018年年底,存货金额已经高达33.69亿元。

  去年,东阿阿胶块的出厂价已经达到了3858元,药中茅台实至名归,阿胶原料驴皮也因此获封“LV皮”。

  在东阿阿胶面前,北京房价的涨幅显得小巫见大巫。2000年,北京的房价约4500元/平方米,2017年最高超过10万元/平方米,价格涨幅为22倍。

  随着东阿阿胶价格不断上涨,公众对他的非议也不断增多,东阿阿胶近年来曾不止一次因虚假宣传遭到通报。

  2007年,因“未经审批擅自篡改广告内容,夸大药物疗效”等,东阿阿胶被广东食药局通报。

  2012年,上海青年报报道称,东阿阿胶的产品与宣传不符。桃花姬阿胶糕属于食品,但公司销售员和官网上都称之为保健品。保健品包装上须有“食健”许可标识,但桃花姬阿胶糕上只有食品生产许可证号。

  2016年,@人民日报也在微博上发过一则关于贫血的科普帖,直言阿胶、红枣、红糖等补血神器无用。评论里一片腥风血雨,反对的人以千年传统为依据,支持的人要求拿出实验数据。

  果壳网、丁香医生等媒体平台也相继发文,辟谣阿胶补血、养颜的传言,称由驴皮熬制的阿胶,主要成分是胶原蛋白,不具备美颜的功效,吃到肚子里就变成了氨基酸,与直接吃猪皮并无二样。

  历史文献也佐证了这一说法。如东阿阿胶等企业在营销里一直所强调的千年古方,很可能根本不是古方:唐朝的《新修本草》里,明确记载当时的阿胶是牛皮熬的。

  唐宋以后,宰杀耕牛成为禁忌,驴皮取牛皮而代之。到如今,驴皮后来居上占尽风光,牛皮熬的阿胶,只能算假冒伪劣。

  曾经,面对消费者对阿胶不断涨价的非议,东阿阿胶总是以驴皮资源紧张为名掩饰。而真相的不断披露间接地给东阿阿胶浇了一盆冷水。

  价格昂贵、疗效存疑,在种种因素的影响下,消费者对于阿胶的崇拜与狂热逐渐消退,东阿阿胶销量也逐渐下滑。

  当阿胶的销售额不足以支撑巨额广告费的时候,或许在不久的将来,东阿阿胶能够真正迎来“价值回归”的时刻。